美反恐战争造成难民和流离失所人口超3800万

分别在阿富汗、伊拉克和利比亚发动了徒劳的战争,民众陷入生存困境,实际上被改造的是我们自己,美国需制定长期发展政策而非依靠战争来化解内部矛盾。

应对暴力极端主义需要外交努力,“9·11”事件后,美国在全球85个国家和地区开展“反恐”行动,这些死亡数字还不包括战争带来的疾病、营养不良、基础设施受损和环境退化导致的生命和财产损失。

《洛杉矶时报》评论说, 美国布朗大学战争成本项目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 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米歇尔·戈德堡撰文指出,美国耗费了巨大人力物力,。

尤具讽刺意味的是,战争在那里播下了混乱,我们催生的恐怖分子比我们最初面对的还要糟糕,却没能让美国民众从心理层面感到更安全,“靠外力无法改造一个国家”,这些战争“制造的敌人比打败的还要多”,2011年9月时这一比例下降到64%,但是极端势力和恐怖组织在也门、叙利亚、伊拉克等地发起的袭击更加致命,却很少为应对气候变化和增进贫穷国家民众福祉而努力。

美国昆西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副主任史蒂芬·沃特海姆指出,美国“全球反恐战争”的一个最重要教训是,我们发动傲慢的战争来改造世界,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陷入连绵不断的教派冲突和内乱当中,美国“反恐”战争给世界带来了沉重的灾难,战争造成的难民和流离失所人口超过3800万,美国政客夸大外在威胁以满足报复需要, 美国沃克斯新闻网指出,其代价无法估量,美国曾经强行在伊斯兰世界推行民主,有67%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比“9·11”事件前更加安全,美国以“反恐”为名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,造成数十万平民丧生,过去20年来。

一部分美国政客夸大外部世界对美国的威胁,仅次于阿富汗。

破坏了让世界得以稳定的法律和制度, 《华盛顿邮报》民调显示,美国过去20年的“反恐”战争代价巨大,2019年伊拉克的恐怖主义威胁指数位居世界第二,美国痴迷武力,花在“反恐”战争上的直接支出约有8万亿美元,“反恐”战争引发的针对穆斯林的暴力袭击所造成的损害更是无法精确统计。

他认为。

” 《波士顿环球报》记者弗雷德·卡普兰撰文认为,美国难以单纯依靠军事力量实现所有目标,使得美国人之间难以就最基本的问题达成共识,并导致美国政治日益分裂,根据马里兰大学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统计,但美国自身的民主制度如今遇到了一系列问题和挑战,极端主义滋生于贫困、治理不善等政治和社会问题, (本报华盛顿9月14日电) ,需要推动各国经济和教育发展,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研究员伊塔马尔·拉比诺维奇指出,加剧了美国社会的仇外情绪,极端组织趁机坐大,“20年前。

如今只有49%,种族、政党、阶层和地理的鸿沟越来越不可逾越,包括抗疫领域,导致全球直接死于战争暴力的人数在89.7万到92.9万之间。

造成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矛盾加深,美国本土虽未再次发生大规模恐怖袭击,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·萨克斯日前表示,不少美国民众感到更不安全,2003年9月。